育华| 袁家屋基| 伊和塔拉嘎查| 越秀外国语学院西大门| 张集镇| 泽普县| 寨子街道| 银丰学校| 羽绒市场| 永新区| 永新| 雨淋头村委会| 营美路| 宜昌电力宾馆| 袁店回族乡| 裕华区| 跃进乡| 余湾乡| 峪岭乡| 阳城镇| 逸仙中学| 颖阳镇| 姚隘路| 伊犁| 皂君庙| 英塔木乡| 云顶村| 雨花经济技术开发区| 永兴乡| 衣裳街| 羊楼司镇| 懿德支道| 英德尔乡| 营城镇| 于家屯| 鄞江镇| 燕赵镇| 迎宾桥| 永福大道| 永安大街| 姚合璧| 榆树庄| 月眉| 伊丹友好中心| 远大路东口| 岳庙| 友谊西区| 银湖汽车站| 余杭塘河路学院路口| 羊秀乡| 永乐东小区南社区| 枣园社区| 鱼台县| 迎宾街阳春里| 杨士街道| 岳阳楼街道| 云盘村| 杨庄子| 永定路街道| 杨村镇和平里| 豫章郡| 永丰镇| 枣强县| 迎宾街港明里| 扎古录镇| 禹居镇| 义成| 榆景湾| 义辰路| 永新桥村| 榆垡镇政府| 战坂| 玉窑| 杨埠乡| 俞村乡| 羊家埭| 峪道河镇| 玉浦村| 韵苑| 已更名为石鼓区| 杨高中路| 玉浦村| 油榨乡| 园岭医院| 张军友| 杨泗乡| 荫马塘| 言志胡同| 阳泉| 展城| 月旦| 油槐镇| 玉堂镇| 樱桃沟村| 樟坑口| 油店背| 芸景村| 越秀外国语学院| 阳罗洲镇| 岳阳道安庆里室| 岳坊镇| 银城镇| 岳滩镇| 育英| 裕华路街道| 杨村镇育才北里| 有成村| 已撤销并入濠江区| 银坑人| 沅大村| 一中| 宜春里社区| 张村| 冶建院社区社区| 永川道| 益民乡| 元觉乡| 伊拉克| 英国| 园岭市场| 云坛乡| 叶家老鸦林| 颐阳一区社区| 玉坂| 永康市| 圆明园东门| 云峰寺村| 玉清观| 玉泉| 银川| 垟儿路| 于都| 粤通大酒店| 冶金社区| 义岗镇| 驿城区| 泽山路| 拥军街道| 殷墟| 已撤销| 永昌郡| 张家弄| 印堂子乡| 英雄开发区| 医学院附属医院洞头| 有色设计院社区| 永红街道| 鱼儿山镇| 毓南| 元纬路军民里栋| 仰恩| 杨西街| 榆树庄村| 一一中学| 张坂| 宜阳新区| 义丰乡| 宜美道| 羊毛市胡同| 增产路社区| 占哇乡| 玉溪村| 隐珠街道| 园中花园| 洋公湖| 野林| 杨码| 杨港村| 玉尔滚| 杨代桥| 永春乡| 云岩村| 摇前排| 樱花园社区| 应寺东口| 榆树沟| 羊圈胡同| 营城子镇政府| 云县| 杨柳青镇柳口路| 英吉沙县| 野溪| 冶力关镇| 洋桥东里社区| 杨镇一中| 霅水桥村| 永乐西小区北社区| 友谊农场| 枣园| 玉堂镇| 月田镇| 张郭庄小区北| 喻港| 映水寺| 增光东道| 银石雅园| 姚辛庄村| 腰坨子乡| 腰带石| 张各庄满族村| 永内大街社区| 由旺镇| 银地路口北| 张阁镇| 迎宾街春晖里| 岳各庄桥北| 姚沟镇| 义和谦| 雨淋岗| 颖上县| 韵海楼| 玉环| 运乔建材城| 永春乡| 远大路西口| 颜庄镇| 杨洲| 永昌镇| 原厝| 阳下街道| 奕棋镇| 云贵| 榆水街| 阳光厅| 洋后镇| 姚家园西里| 羊家埭| 羊群沟乡| 张家港保税区| 盐张村| 赞阳街道| 盐田码头| 咏生乡| 炸子桥| 玉田乡| 迎春桥| 姚家沟镇| 张达乡| 圆明园东路| 峪口地区| 颐年山庄| 一二九街| 羊场乡| 月牙湖花园| 杨家庵| 右内西街社区| 伊林经营所| 扬中市西沙芦柳管理所| 印染厂| 杨林市镇| 银海区| 粤台秋月| 永安| 张建| 引河桥北汉沟村| 裕民大厦| 樱花园西街| 院前村| 增光道增光里| 艺林| 杨桥路| 迎宾路立交桥| 皂郊镇| 站前路机场路口| 颜庄村| 云南大理市凤仪镇| 已更名为珠晖区| 豫章郡| 张槎医院| 漳河| 咋整| 叶城县| 鱼鲊乡| 尹田村| 百度
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美文网 >曹含清点击:41639...

到了农历的年末,城市的超市里挂满了玲珑华美的红灯笼,玻璃橱窗上也贴上了各式花样的剪纸,这些都是年的符号,也是年的名片。我内心深藏的年味儿犹如一只脆弱不堪的老酒坛被这些符号与名片猛然击碎,老酒倾泻满地,浓郁醇厚的味道漫然飘散。  
                         

我小的时候,盼望着过年。从农历的腊月二十三开始,接下来的每一天似乎都是色彩斑斓的,都散发着温馨绵厚的香味儿。村里的老婆婆坐在厚厚的蒲团上教我们唱着童谣:“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蒸馒头;二十七,杀只鸡;二十八,贴画画;二十九,去买酒;年三十,包饺子;大初一,撅着屁股乱作揖。”这首童谣像是我们村里人的过年指南,农历二十三的时候就吃灶糖、祭灶神,二十四的时候就忙着用笤帚打扫屋子,二十五的时候就准备过年吃的豆腐,二十六的时候家家户户蒸枣花馒头、蒸萝卜缨包子……千百年来,太阳沿着亘古不变的轨迹东升西落;冬去春来,人们世世代代遵循着这样的过年流程过年。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也叫祭灶日,这一天也是我的故乡鲁湾逢集的日子。集市上人山人海,热闹沸腾。我紧跟着父母,看到卖灶糖的嚷着要买灶糖,看到卖鞭炮的嚷着要买鞭炮,看到卖苹果的就嚷着要买苹果……父母一一应允,还会给我买崭新的袜子、鞋子、帽子和衣裳,从头到脚让我焕然一新。父母平时省吃俭用,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他们平时不肯买水果,不肯买猪肉,不肯买衣裳,到过年的时候却显得慷慨大方。赶集回家的时候,我们像一只只袋鼠抱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跌跌撞撞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父母一年四季在农田里忙碌,只有到过年的时候他们才好好享受几天好日子。他们也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

我们这一群疯孩子从小卖铺里买来麻雷子、拉炮、摔炮装在口袋里,在村巷里跑着玩耍,随手将一个摔炮摔在地面上,噼啪一声锐响,吓得鸡飞狗跳。我们玩累了,就在街上挖几个小圆坑,玩弹玻璃球的游戏。至今我已经忘记了玻璃球游戏的规则,但是记得自己输了就将玻璃球送给赢了这场游戏的小伙伴。长大了之后,我发现成人的世界有很多充满玄机的游戏,比儿童的这种游戏更残酷,更深刻。一旦我们在游戏中失败,输掉的不会是玻璃球这么微不足道的东西,可能是长年累月的心血,甚至是所有的自由与幸福。       

 

二十七的早晨,父亲就开始了杀鹅宰鸡。我们一家人在院子里追捕着一只大公鸡。我们对它围追堵截,累得气喘吁吁。它喔喔叫着,四处乱窜,竟然展翅斜飞到东屋的屋檐上。我们高喊着拿起石砾、木棍砸它。它惊慌之下跌进了屋檐下的水缸里。父亲眼明手快,两只手伸进水缸里紧抓着它的翅膀。只见它气息衰弱,一副就擒受死的模样。父亲让我从厨屋拿来菜刀递给他。他一只手提起菜刀,一只手将大公鸡紧按在地,雪白的刀刃在它的脖颈上狠狠剁下去。它顷刻间身首分离,艳红的鲜血滴在铺着残雪的地上,像是落谢的花瓣。它的身子没有了脑袋仍然在地上动弹几下,吓得我脸色煞白。我皱紧眉头,感觉这一幕过于血腥与残忍,就暗暗发誓以后不再吃鸡肉。父亲烧了一桶热水,将鸡毛褪尽,又把猪肉、猪下水冲干净,然后放进地锅,再舀几瓢清水,撒上一层白盐、秦椒、生姜、茴香等。灶膛里的劈柴冒出熊熊火苗,像是一条条馋嘴的舌头吞噬着乌黑的铁锅。一股股鲜润香醇的煮猪肉的香味儿从热气氤氲的铁锅里涌流出来,像波浪似的把整个村庄淹没。
 

二十八是贴年画的日子。母亲将面粉抓进铁勺里用沸腾的热水搅拌,做成黏黏稠稠的糨糊。父亲在堂屋门口分出每扇门的对联与门画,并用毛刷涂上糨糊。哥哥站在木椅子上贴年画,让我把涂了糨糊的年画递给他。父亲说贴了年画,就等于请来了手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门神,债主不能进门要账,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也躲得远远的。我抬头望着威武凛然的门神,心想门神是从天宫来到人间的,一定神通广大,法力高强,就痴想让他们教我几招法术,让我能够像孙悟空一样腾云驾雾,叱咤风云。我望着木门两侧贴好的红对联念。一副对联一共十四个字,很多字不认识。我断断续续地念完后,哥哥哈哈大笑,说我念得狗屁不通。父亲说:“他比去年念得好。去年一副对联只念出四个字,今年念出了八个字,明年应该能念得囫囵。”大后年贴年画的时候我才把一副对联念通顺。

大年三十那天下午我们一家人坐在厨房包饺子。母亲和面、擀面皮。哥哥烧火。父亲和我坐在馅盆前包饺子。哥哥看着我包的饺子大笑,说我包的饺子有的像死鱼,有的像肥猪,有的像笨鸭子,丑极了。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一分的硬币,然后包进饺子里,说:“今晚谁吃着这个饺子,谁就最有福气!”天擦黑的时候,此起彼落的鞭炮轰炸着村庄,空气里弥漫着丝丝缕缕火药味儿。母亲将包好的饺子下到沸水咕嘟咕嘟的锅里。父亲用铁锨在院子里撒下一层沙土。那些沙土是农历二十五用拖拉机从村头的沙岗上拉回来的,弥散着一丝丝清新淳美的气味。至今我也琢磨不透大年三十村里人在院子里撒下一层沙土的奥妙,大概是除旧迎新、接福纳祥的寓意。我踩在新鲜湿润的沙土上,将一挂红红的鞭炮用竹竿挑起。哥哥从灶膛里取出一根火棍将鞭炮点燃。一阵噼里啪啦的炮响之后,母亲已经将一个个冒着热气和香味儿的饺子盛到了白瓷碗里。一碗碗猪肉白菜馅饺子蘸着老醋,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年夜饭。吃过年夜饭之后,母亲总是烧开一锅热水。一家人坐在木凳上将脚伸进一只大铁盆里用热水洗脚,边洗脚边说笑。母亲说大年夜洗脚能够洗掉一年的灾病邪祟和祸患困厄。新的一年一定会添福添寿、吉祥平安。母亲还会向我和哥哥的口袋里塞几张崭新的钞票。她说不管大人或小孩子,在辞旧迎新的时候口袋里都应该有钱,这样一年到头都不缺钱花,大家都会有富庶优裕的好日子过。现在想来,从前的年更像是勾画美好生活的仪式。

大年初一的早上我们不能懒床,要早早起床,并且要自觉醒来,家长不能喊醒我们。天蒙蒙亮的时候村里的鞭炮声如同雷震。我惊醒之后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揉揉双眼从父亲的香烟盒子里抽出一支香烟噙在嘴边,开门挑起一挂长长的鞭炮,用烟头引燃鞭炮,随后一阵鞭炮声,烟雾腾起,浓烈的炮药味儿在院子里弥漫。吃过早饭之后,大人们三五成群去给家族的长者拜年,要磕头作揖。我和小伙伴们无拘无束地玩耍,拿着压岁钱到小卖铺换成了玻璃球、泡泡糖和鞭炮。

一年又一年悄无声息地过去。年像是一个小伙伴,一只手拿着欢乐有趣的玩具,另一只掂着饕餮美食,大声召唤着我们,让我们心驰神往。我们渐渐地长大,年像是伴随着我们成长。它由一个活泼淘气的孩子变成彬彬有礼的少年,在岁月更替里又变成了深沉稳重的青年。年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一起玩鞭炮游戏,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一起偷吃食物,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一起奇思妙想……

 

我独坐在沙发上回味着被岁月冲淡的年味儿。我似乎闻到了灶糖的甜香,闻到了枣花馒头的香味儿,闻到了煮猪肉的浓香,闻到了猪肉白菜馅饺子的美味儿,闻到了鞭炮的气味儿……
 

  • 5505
  • 2051
    关注空间文集
    百度